潘和她小一岁的弟弟大卫,己经工作了好几天来清理楼下的卧室。那是属于史帝夫--他们的大哥的。史帝夫离开家中在外地就读大学,潘渴望得到这个房间很久了,因为这个房间比她的大,而且如果她和男朋友出门太晚回来的话&#6 ...
那是我上大一的时候的事情,那年暑假放家回来,由于家在南部农村回来正值农忙时节。 我家劳力多,但邻居八叔叔(算是远亲了)家劳力少且叔叔身体不好,干不了什么活只能呆在家里或偶尔作点家务。 姑姑外出打工&#6529 ...
她是小芬,我都调她妹妹,因为在聊天室的暱称她都自称妹妹,很萌很无辜型,如果简单形容她的外头,应该说是台版的五十只马吧! 那一天她看了看月历,已经是高一暑假开始的第一天,暑假开始的日子,外面台北的 ...
我和妻子结婚已经2年,她今年24岁,我26岁。她有着一份稳定的国企工作,大学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。她是典型的南方女孩,身高是一六五,体重九十八,身材娇好,皮肤白皙,长髮拨肩&#652 ...
(一)恶夜的来袭 在台北市最热闹繁华的东区地段,人潮往来最热闹的忠孝东路上,矗立一座高耸入云宵的32层摩天大楼,那是台湾最大企业富国公司的总部,坐在顶楼150坪的董事长办公室里,65岁的老闆王添富得意的微笑, ...
第一部我的手握住了她的脚。 穿着高度透明的薄薄的黑丝袜的脚显得是那么的光滑和细嫩。 我轻轻的抚摸着,她的脚趾在我的下体不住的扭动,我的那话儿鼓胀起来,顶在裤子上,难受异常。 我用手捏弄着她的脚趾,轻轻搔了一下 ...
晚上,姐姐从她学校里打电话回家,说她忘了带钱,车票又放在换洗的衣物里没有带去,要我到她学校里载她回家。 于是我骑着车就去了,到了那里,姐姐最后一堂课尚未下课,我就在校园里找个位子坐着等她。 姐姐 ...
:「宝贝,起床啦,早饭都要凉了。」 睡梦中的我隐隐约约的听到耳边传来那柔柔媚媚的好听声音,那带着溺爱和关切的语气像一只小手似的轻轻抚摸着我,弄得我更加受用的转了个身子想继续睡。 : ...
笑瑶姐对于我来说,是我的性启蒙老师,在刚上大学的时候和她相识,尽管我曾经有过一个初恋女友,也发生过关系,但那种初恋根本无法体会性爱的真谛和快感。 而笑瑶姐把我从男孩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。 与笑瑶姐初识,是在我 ...
我叫紫涵,今年19岁是某一间学校日语系的学生,如朋友常常一直说的我有非常好的身材和脸蛋,每次和朋友同学在逛街的时候常常都会听到旁边的人说:[欸欸..你看那边]等等之类的,而我就也只是含笑的带过。 今年的暑假真的非常热,又不想找那种没有冷 ...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