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娱乐新闻 2020-02-13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豫让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70集现实题材电视剧《新世界》即将迎来大结局, 经过这22天黎明前的挣扎和洗礼,整个北平城都将迎来一个充满希望和阳光的新世界。

孙红雷、张鲁一和尹昉饰演的三兄弟,也各自走向自己的宿命。徐天(尹昉饰)与田丹(万茜饰)将坚定而执着地携手走进新世界,金海(孙红雷饰)也在飘摇的风雨中认准了自己的人生道理,越走越清晰。只有张鲁一饰演的铁林,经历了“怂”“蠢”和“坏”的蜕变之后,也亲手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句号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在整部《新世界》剧中,小楼分析过很多人物和角色,比如令人喜爱的小耳朵(黄澄澄饰),坦荡磊落的徐允诺(黄品沅饰),但该剧中演技最出彩的,应该是张鲁一饰演的铁林。(当然,很多人喜欢孙红雷饰演的金海,但从客观地演技上来说,金海的这个角色,给孙红雷表演的空间并不大。)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张鲁一把铁林的胆小怯懦而又虚张声势、挣扎矛盾而又故作英勇演绎得淋漓尽致丝丝入扣,让人完全无法相信把《新世界》中的铁林就是《红色》中的徐天,难怪有网友说,《新世界》中的铁林有多讨人厌,《红色》中的徐天就有多招人稀罕。

《新世界》即将迎来大结局,剧中各色人物已经纷纷登场和谢幕,虽然有些人只是惊鸿一现,但他们依然在剧中完成了属于自己的责任和使命。比如周冬雨饰演的贾小朵,王劲松饰演的田怀中。但是,有两个人物的出现,却令很多观众感到疑惑,甚至歪曲了编导对这两个人物的真正用意。

这两个人物,一个是关山月关老爷子,一个就是被沈世昌比喻为“豫让”的长根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我们先来看看关山月关老爷子,几个关键镜头:

出场第一个镜头,是关宝慧与铁林赌气回家,铁林来讨饶,关山月自说自唱一个人自得其乐,与铁林的对话也充满着不知今夕是何年的笑点。

第二个关键镜头:铁林升了保密局小组长,到关宝慧面前来表功,大冬天的,关山月老爷子穿着夏天的长衫摇着蒲扇在廊下逗八哥,关宝慧说太热他才回去穿了冬装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第三个关键镜头:铁林自知与徐家已经恩断义绝,劝自家岳父跟自己回家,并且质问关老爷子胳膊肘往外拐。关山月老爷子的回答颇有意思,他说:要拐啊,早就拐成麻花了。

然后,他听说徐天脑袋被人开了,再看铁林在家坐着,他就急了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最后,听铁林说要自己离开徐家,关山月更是说了一句非常透彻的话:这事儿徐允诺答应吗?他不答应,我哪儿都不去。

徐允诺的悲情结局当然令人愤怒和哀伤,但如果就此认为关山月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认为关山月是故意给铁林泄漏消息,甚至认为是他明知徐允诺的真实死因却替铁林打掩护,其实都是对这个角色的误读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徐兵为何在《新世界》剧中设定一个关山月的角色?这个角色贯穿始终究竟有何深意?其实很简单。

首先,编剧把关山月设定为一个患有阿默兹海症的老人。只有这样,才能让他真正固守在自己的旧世界里。无论城头如何变化大王旗,关山月永远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。他的记忆是时而模糊里面清晰,他的认知既似是而非又一语中的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其次,关山月是一个真正活在旧世界里的人。不管外面世界如何翻天覆地锣鼓喧天,不管外面世界如何兵荒马乱物换星移,他永远都挺直着腰板、唱着自己腔调、走着自己的步伐。在关山月心里,徐允诺永远都是自己家的包衣,他是徐允诺的主人,徐允诺是他的家人,无论外面的世界怎么变,关山月的这点认知不会变。

所以,关山月其实是那个陈旧而腐朽世界里的一点点微光,他即使模糊和遗忘着,也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跟关宝慧说:徐允诺没了,铁林不是个东西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我们不能用正常人的眼光和思维去判断一个生病的老人,但是,恰恰是这个做错事说错话的老人,正在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敲开这冰封世界里的一丝微光。

就像大缨子被小耳朵绑了那次,面对人多势众的对手,关山月表现出来的是令人可笑的勇气和一往无前的傻气,可又有谁会真正笑话一个年逾古稀身患重症的老人的傻气和勇气呢?

徐允诺与关山月之间,是旧世界里的恩义,一个生死交付,一个知恩图报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与他们相似的,还有一个人物,就是被形容成“豫让”的长根。

金海与沈世昌的对手戏中,有一个关键人物,对两人的命运结局的扭转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这个人物,就是沈世昌的心腹——长根。

沈世昌极为信任长根,一因为他曾救过长根的命,二是他看准长根是那种知恩图报百死不悔的人。

因此,沈世昌认为,长根就是他的“豫让”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关于豫让,我们知道他是晋国正卿智伯瑶的家臣,为了给主公智伯瑶报仇,豫让用漆涂身,吞炭使哑,暗伏桥下,谋刺赵襄子。

简而言之,豫让这个名字,象征着忠诚和牺牲。把长根比喻成豫让,其实也是把长根比喻成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。

长根因为欠着沈世昌一条命,所以他不得不违心地替沈世昌做事。但同时,他又有着自己的良知和主见,他在关键时刻让金海与刀美兰见面,给田丹留下一线生机,让徐天能够顺利救下田丹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《新世界》大结局解读:关山月和“豫让”,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

所以,长根也像豫让一般,坚守着他旧世界里的“忠诚”和“信用”,甚至把自己也送上末路。

关山月与长根,都应该是那个旧世界闪烁着的最后的微光,他们一边在遗忘一边在挣扎,一边在努力一边在放手,他们终究会消逝在新世界来临之前,他们也将是旧世界里最后一点微光,虽然可怜却还有一丝可敬和可爱。

Top